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周其仁:不确定时代企业家凭这 2 点做大

  这些年来,国际国内发生了很多具有强冲击力的事件。这对我们大家都是超经验的。有人问,这些事件有什么关联吗?老实说,我还看不出来。

  当然,也可以说冥冥之中,有谁在下一盘大棋,能把美国总统、病毒、科技供应链、公司上市、煤炭价格、以及道德和舆论风波一股脑儿都动员起来,折腾世人。

  没关系的,不论大事还是小事,也不论一时间多么扑朔迷离,相信总有一天,会有人弄清其来龙去脉,展示其或简或繁的因果联系。

  但是在座各位,怕就没福分等到那个时候,才从容地行使自己对企业的职责。对在座各位来说,不管事件发生的起因为何,变化逻辑又为何,都要直面其结果带来的连带影响,带领公司趋利避害,渡过难关。

  原因尚明的冲击到来时,要紧的是应付局面,而不是猜测原因,没完没了地发议论、作预言。这就是企业家的命,也是世上所有对解决问题负有责任者的命。

  这些当下还说不好它们之间有什么关联的事件,倒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共同点:就是这些影响很大的事件,几乎无一例外,事先都无从或难以预料。

  世界上发生的事,也许可分为三种类别:确定性事件、风险性事件和不确定性事件。

  第一类,确定性事件。比如明天太阳一定会再升起来,把这个麦克风的电线拔掉,它就一定没声音。这些都很确定,事先就可以预料它们能不能发生。

  我国第一个人造卫星是 1970 年 4 月发射的,设计在太空运行 20 天,实际工作到 28 天,通讯中断,这颗卫星就失联了。但到 2009 年,有报道说这颗卫星还在太空轨道里运转。很神奇吗?其实天体引力形成的轨道很确定,物体进入轨道前挑战极大,一旦入轨,倒很确定。

  第二类,风险性事件。那就是事情可能发生,也可能不发生。但是根据过去的经验推断,可以在概率上知道其发生的频率。

  比如,特定位置和功能的建筑,发生火灾有一个或然性,如果把大量同类建筑集合到一起,可以算出一个发生的概率。保险公司对此概率标上一个价,业主买了保险就不用惧怕,因为房子一旦着火,能得到理赔。

  第三类,不确定性事件。人类社会和自然界还有一些事情,完全无法靠经验推断其未来发生的概率。

  上世纪 80 年代,我第一次出国是去南斯拉夫,去年旧地重游,到了萨拉热窝那个引爆一次世界大战的街口。全世界没人会想到,就那当街暗杀的一枪外加再补一枪,最后引发欧美几十个国家 7000 万人参战,导致了 2000 万人死亡!这样的事,事先毫无轨迹可循,当然也没处能买到保险。

  那是影响人类命运的大不确定性。市场呢,不过是个从古到今做生意的地方,熙熙攘攘热闹得很。但市场运行,也时不时会冒出参与者无从预料之事。

  前不久我在访问一家养殖场,每年给做卡加苗的国际制药公司供应几十万只实验用兔,挺稳定可靠的一门生意。岂料贸易战加疫情,兔子出不得国门,那可是几十万只每天要喂的活物!

  不是说不确定事件就没规律,其实所谓规律,都是人类抽象的思维结晶。至少搞科学家的坚信,凡有现象,一定就有规律——或早或迟会被发现。问题是,事后能认知到事物有规律,不等于事先就能预见它的发生。那些尚没找出规律的现象和事件,说来就来了,怎么应付?

  这么概括好了,确定性事件不难对付,风险性事件可买保险。但市场里总还有些事,既无从预料,也买不到保险。

  譬如那么多公司亏本、破产、消失,难道就没有一个能保企业不亏、能保企业不死的商业险种吗?没有的,因为连保险公司自己也可能亏,亏多了也一样垮台。

  三年前全国政协有次开会,新闻报道里有几句话让我过目不忘,记下了。其中一句是:做生意要有本钱 。这句话看似平实,意思可不浅。

  我们大家都知道做生意要用钱,比如收购货物、雇佣人力、租用场地、购买设备等等,没钱就没法做生意。但在 钱 的前面为什么还要加一个 本 字,那又有什么讲究, 本钱 难道还不就是钱吗?

  我的理解,本钱 有两个含义。其一是本金,即企业自有的、而不是以任何形式借来的资本金;其二是本事,即企业运用本金的能力。企业靠什么对付市场不确定性?就靠本金加本事。

  做企业都有一张资产负债表,企业资产等于负债 + 权益。这里所谓权益,就是企业自有资本。刚才讲了,办企业要有钱,但为什么企业要用的钱不能全部借进来,还非要有自有的本金不可?

  答案是别人一般不肯借给你。譬如到银行借钱,银行就要审核这家企业有没有自己的资本金,有多少,什么状态,然后考虑了贷款项目的市场风险,决定贷给多少款项。

  向非银行机构借钱,麻烦也有一堆。私人之间向亲戚朋友借钱办企业,简单不少,但起码人家要打量打量你这个人,到底怎么样?那是以人为本的借贷。总之办企业,多多少少要有一块自己的本金。

  企业就是把它能动员起来的资源投入市场,做出产品、提供服务、为客户创造价值,然后从自己营收当中,把所有债务本息付干净,剩下的——如果还有剩下的——那就是企业挣下的。

  所谓企业做大,准确讲是企业自有资本不断增大。如果仅仅是总资产越做越大,是总资产当中的债务越做越高,高到企业本金都不足偿付,那如此 做大 的公司,总有机会遭遇过不去的坎,哗啦啦倒下来。

  这点常识,谁人不知。为什么那么多公司,无论立意多高远、志向多伟大、商业模式前无古人,也不论曾在市场里创造过多辉煌的业绩,最后都倒在简简单单一张资产负债表上?

  首先,债很硬。比如到银行借钱,借的时候就立下字据,借款的数量、期限、利息、以及还本付息方式,都记得明明白白。

  至于广义的企业债务,包括招聘工人承诺给付的条件、租用土地承诺的租金给付、以及在供应链里承诺的给付等等,一律都很硬,那就是承诺到期偿付的债务数目清楚、义务明确。

  但企业运用自有的和借来的资源生产出来的产品,究竟在市场上能卖出多少钱,事先却不能完全确定,那由未来的市场竞争形势来决定。虽然企业都有商务计划,都对自家产品的市场实现有预估预判预测。但那统统不过基于预期,结果终究如何,非事后才可以确切知道。

  这就埋下一个问题。借来 100 元投入生产,要是在市场上最后实现的收入远高于 100 元,那连本带息还掉借贷之后,剩下的就是挣下的。但是,要是拿借来的 100 元投入,产出不足 100 元,又用什么还本付息?

  这就是债权人要求债务人非有本金不可的理由。借贷发生之际,债权人要求借方有本金,含义是万一贷出的款项打了水漂,可以拿债务人的本金偿还。在这里,本金的含义就是确保负债安全。

  由于本金是负债之本,所以本金数量的确定至关紧要。如果本金多算,负债额度提高,但资不抵债的危险增加。反过来,本金少算,负债过少,利用金融杠杆的潜力发挥不到位,那些有资金门槛的市场机会就抓不到。

  本金不就是投放到自己公司里的资本金吗,怎么可能多算少算?如果现金出资,出 100 元在账面上就是 100 元,当然没有多算少算的问题。但出资到企业的是资本,要与其他要素结合,还要投入生产和销售过程转起来,才能实现 以本搏利 。这就是说,企业自有资本唯有用起来、转起来,才成为名副其实的本金。

  本金一旦与其他要素投进运转的市场,它究竟 值 多少,别看过去,唯看将来。过去很清楚,投放 100 元就是 100 元,但这 100 元将给企业带来什么?那就要估计这笔与其他要素结合、投入特定商业过程的本金,将可能带来多少未来的收益。

  在技术层面,企业资本估值可以用很多不同方法,但从经济性质上看,本金估值总是未来收益的贴现。讲过了, 未来收入 基于 预期 ,不过是基于对未来市场情势的 主观看法 。

  这就是资产负债麻烦所在。债很硬,事先就把本息数目记的分毫不差、承诺要兑现的还款义务板上钉钉。本金则比较 软 ,因为讲到底,它不过是基于当下对未来市场变化情势的一套预见性的看法。

  如果企业进入市场,像星球在天体轨道里运转那般有序,那么以企业本金之软来负债务之硬,倒也无关紧要。问题是,人类市场活动的性质,不但不是确定性,甚至也不是一般所谓风险。市场运行的本质特征,恰恰是不确定性。

  把这个问题讲清楚的,是弗兰克 · 奈特。顺便提一句,当年被认为是芝加哥大学经济系奠基人的这位奈特教授,毕生没有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殊荣。不过,他教出来的学生当中,前后有六位获得诺奖。

  早在 1921 年的论文里,奈特就提出市场的本质特征是不确定性。他分析了这种不确定由什么原因产生,特别是阐释了用哪种经济制度来应对市场不确定性。

  在这里我当然不可能介绍他的学说,仅在 PPT 里放入一页我的教学提纲,意在引起各位的兴趣,能读一读他的原作(《风险、不确定性与利润》,商务出版社 2017 年中译本)。

  是的。当各个世代的人们创办企业的时候,他们先要筹措或大或小一笔自有资本。这笔本金,原本可用于消费,可用于储蓄,也可用于放贷。但是为了要充当企业本金,就必须放弃可能的其他用途。

  有意思的是,一笔钱财充当企业本金,与用于消费、储蓄或放贷等等,完全不同。人们花多少钱消费,是可以知道能购买多少消费品或服务,以及连带能获得多少享受。人们拿多少钱储蓄或放贷,也知道能获得多少利息,在何时可以连本带利一并收回。

  但是拿一笔资源充当企业本金,投出去的资源能不能得到回报、能得到多少回报、甚至本金还能不能拿回来,都是当事人事先不知道、不确定,同时也没有任何人以任何方式,给予有保障的承诺。

  企业带着本金投入市场,运转下来如果盈利,本金所有者就分得红利;如果不盈利,那就没得分;如果亏损就赔钱;要是本金都赔完,那么企业玩完, 资本家 血本无归,与那一整套或红火或冷冰的游戏拜拜。

  从古到今,企业形态千变万化,从个人企业、家族企业、合伙人企业、股份公司、公开上市公司等等,不一而足。

  但是任何特殊的行为主体,企业必有自有资本,则是市场经济不容动摇的基石。此基不牢靠, 市场经济 可能是一波接一波流量的热闹,却断无可能积下厚实的存量,经受长期经济增长的考验。

  所谓股份公司的发明比蒸汽机、火车对人类进步的推动作用还大,其实是指它能让把原本局限在形形色色小社会里的资源整合起来,从而筹集更大资本、负有更多债务,实现新技术潜能,创造经济增量,促进经济增长。

  但我们别忘了,商业史上即便富可敌国的巨无霸,也是向死而生的物种,在与不确定性搏击之中,最后由本金定生死。

  我以前讲过,光有钱财不足以充当资本。不妨设想一下,把钱堆在桌子上,或记在账本上,它有没有可能以本搏利、保值增值?门都没有。钱财转化为资本,离不开一套游戏规则,那就是投入企业的本金,得不到获取确定回报的任何保障。本金只获得一种权利,那就是索取企业在市场运行里可能得到的剩余。

  在此约束下,本金就一天也离不开人的行为。所谓企业家才能,就是善用企业本金的本事。仅仅有财务本金,构不成企业参与市场博弈的本钱。

  企业家本事多种多样,有经济学家概言之: 在不确定环境里配置稀缺资源的能力 。那可是什么都被囊括其中了。分解开来,不可或缺的科目无数。不过说千道万也难以穷尽的企业家本事,出发点和落脚点终究还是本金,还是如何筹、壮大、强固企业本金的能耐,以及在艰难困苦的商战形势里, 留得青山在 ,未来再出发。

  企业家本事是真本事。这倒不是恭维做企业的个个神武,而是说,市场经济大浪淘沙,没本事的早晚被淘汰出局,剩下的就比较有本事。正是向死而生的市场竞争,逼企业不断选用真有本事之人,也逼已经上位的企业家时时刻刻用心学习,从而为长期经济增长奠定基础。

  小结一下:做生意要有本钱,是由市场的本质特征决定的。本钱者,一本金,二本事。

  改革开放以来,国人把办民营企业喻为 下海 ,很是恰当。大海风浪变化莫测,靠什么应对?长期看,靠企业本金和企业家本事,凭两本制胜。祝各位领导的公司,在不确定冲击频频发生的环境里,以本图生存,以本搏发展,以本争长久。本港台香港直播开奖